快捷搜索:

记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科研不能赶时髦

  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林记:科学研究不可能时髦

  到底是决定命运的人性,还是人的命运决定人品,似乎很难得出结论。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丁杰的人生轨迹,你会发现她的成功背后,或多或少地以她那娇嫩,温柔的性格出现。优雅端庄的外表,优雅的黑发,优雅甜美的笑容,已经成为丁在媒体上表现出象征符号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在日常工作中并不擅长言辞,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现出了有点害羞,还因为不想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而拒绝接受媒体采访,实际上很多人把丁杰的医疗选择归咎于家庭环境的影响。事实上,丁杰在大学报上报道愿意选择药品,用她的话来说,“纯粹是盲目的”,她真的很喜欢药品,几个月后上大学。 “小时候,我只知道我家里有人学医,但是我没有真正进去。上大学后,我真的接触到了医学知识,意识到药很神秘,生活是如此神圣。“丁杰告诉”科学时报“记者。丁耐诞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乱,生死风波,也赶上了最后一批知识青年下乡跳队。但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那个时代的不安,幸好她能够在“文阁”后的第一年顺利地报名参加高考。虽然可以说,医药背景给丁杰带来了独特的优势,但要真正展现个人才华,除了机会,也需要她的智慧和勇气。 1994年,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后,丁杰坚决放弃国外慷慨的治疗,跟随丈夫回国从事自己喜欢的小儿肾脏病学。丁洁现在已经走上了走路27年的药路,丰富的经验却让她更加尊重医学,敬畏生命。 “有时候,你会更深入地感受到失落的感觉。”什么是天然药物到底是什么?这是丁杰近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她越来越认为医学除了技术属性外,更多地承载着社会属性。 “年轻的时候,他们只是埋头苦干,不会想太多,更别说反思药物本身了,只有当你散步的时候,你会回头看,情绪到底是什么药“丁杰说,这就好像人们想走进庐山看它的本色,但是真正走进去之后,才意识到从庐山真面目出来的唯一出路,所谓的”不知道“庐山真面目,只在山边。丁杰不同意把别人视为纯粹自然科学的医生,她认为这是对医学本质的偏见。 “科学没有更好,科技更好,如果你不懂得与病人交流,忽视社会文化因素的作用,你就不是一个好医生。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医学“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变,医学人文学科更为激烈。当然,强调医学的人文性和医生的人文精神,不能否定医学的科学性。医学是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融合的学科或社会事业。丁洁认为,这应该导致医学院校教育学生和医院新聘医疗人员的培训思路发生变化。 “医生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从事与专业人士打交道,学会沟通和了解沟通,尤其是小儿科医生,除了沟通外,还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爱心。丁杰笑着说。患者是人相比“丁元璋”,“丁”中的标题,丁杰别人更喜欢称她为“丁”,“丁大夫”。丁洁说,全社会仍然给医生一个较高的社会地位,但不能认为医生是全能的。医疗技术虽然发展很快,但人类对疾病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的,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领域。鉴于目前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丁杰说:“没有诊断的疾病,不一定是误诊;并发症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是医疗事故。如果大家认为医生是万能的,期望值过高,可能因此导致失望,引起医患之间的紧张。“可能更多的时间从事研究工作的缘故,丁杰从未遇到过所谓的医患关系时态情况,但医生如何处理医患矛盾和冲突,她认为没有最好的解决办法,“每个医生都会自己去解决,但一定要把病人当成人尊重病人“。丁杰对”科学时报“记者说,她记忆中的记忆之一故事:1999年,她向河北小林的一名病人承认(化名),当时小林刚刚8岁多年来,出现了血尿的症状,父母担心他曾经像一个大哥(化名)一样的肾病,经过几番波折后来到北大第一医院找到了丁杰。经过一系列仔细的检查和测试,小林因父母的“思想”而不幸患上了母系遗传性肾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几年前,达林接受了相对肾移植手术。他父亲的一个肾脏给了他,现在最小的儿子是同一个。“丁杰不等说孩子的父亲似乎已经预感到了。“当时,孩子的父亲首先用母亲的一位母亲的孩子的母亲离开我的办公室,然后摔倒在我的桌子上哭着,听他说:“当我深情的时候,我不能给他(小林)肾”。“父亲,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想到的不是伤了孩子的母亲,那是“人性光”。丁杰说。年轻人经常要问怎么做丁杰的研究,丁杰平常的做法会问一句:“你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问题在哪里?“丁杰看来,提出科学研究问题需要扎实的基础。既需要阅读大量文献,又要有临床经验,同时也有激情和好奇心。 “从临床角度到科学研究,我们必须学会如何从床上发现问题,然后将看似普通的临床问题转化为科学问题,然后再通过各种研究方法来获得结果,结果是不公布的论文,但必须反过来对临床有所帮助。“丁杰说。三鹿奶粉事件中,丁杰带领研究小组从设计实验的把握上研究了实施细节的过程,然后以一系列工作文件的写作,修改,发布等方式来论证科学严谨三聚氰胺污染的牛奶与儿童肾结石发病率之间的关系。后来,成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栏目的第一栏,得到了国际儿科学会的肯定和赞誉。 “当时我在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中国学者应该发表自己的声音。丁杰说。正是在这个沉着冷静,执着而不失和平的影响下,丁杰在诊断小儿遗传性肾病,致病基因分析,蛋白尿机制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促进了临床诊治工作。 1998年,第一个小儿遗传性肾病诊所完成。 2007年,中国第一次对Alport综合征进行产前诊断。在世界范围内,首先确定了多个足细胞基因突变导致蛋白尿/中国肾病的病例......丁杰认为,她只是做了自己的研究工作者的医务人员。在谈到很多医院正试图将临床医院转变为研究型医院的实践时,丁杰非常赞赏,但同时她也指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积累和积累,而不是建造一座研究楼,购买先进的设备,科研能力将得以迅速提高。医保改革:关注手段
丁洁认为自己担心的是卫生体制改革的责任。她在全国政协提案中提出,要把国有公立医院的职能定位于解决困难和严重问题的医疗问题,开展医学教育和医学研究,加大政府投入,更好地反映他们的公益。在2010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丁杰进一步提出了“关于加强医疗宣传,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建议”和“关于加强中国罕见疾病防治工作的建议”。公立医院不仅要承担社区和基层医疗机构的技术培训工作,还要在科研创新上发挥主导作用。 “我个人认为,国家对公立医院补偿制度的设计还不够清楚。”丁杰说。丁洁认为,国家卫生改革方案在战略上较好,但缺乏一套完善的实施策略。 “我们经常听到战略研讨会,研讨会战术很少听到,我们目前的医改只是要用科学的方法来实施。” “希望大家明白,医保改革丁杰说,这就像一个企业改革,除了上述思路的明确领导,要具体到以下每个部门,每个团队,每个人都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种执行,执行任务,而是要用科学的方式去部署。丁杰大部分时间几乎都在工作,扑克桌上全家人的照片反映了她家人的爱情,在丁杰眼中,这个家庭一直是第一个,“家庭是一个小单位社会小细胞,也是我们最有可能的地方。家庭就像我们的“大后方”,“大后方”稳定,我们的工作可以轻松愉快。我想一个人如果连家人管理不善,他都不能做别的事情。 “丁杰几乎整天6点钟起床,7点钟到达单位开始工作,直到晚上7点才到家,还得转身在电脑上吃了很多工作后。 “家庭是重要的,这对当时的家庭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丁杰喜欢旅游,也和家人一起出游,几年前一起出国。 “但现在实现起来非常困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东西,时间很难相处。不知道孩子的可爱感染了丁杰,丁杰还是温暖了孩子的温暖。采访结束时,记者问她:“如果你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一个职业,你会选择做一个小儿科的医生吗?“丁杰很肯定的回答:会,因为我太喜欢小孩了,以为他们那么可爱。丁杰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儿科副主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国际儿科学会会员,亚洲小儿肾脏病学会理事,中国儿科学会肾病学组组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生物医学部委员,中华医学会会员,董事会常务理事,循证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组成员。作为中国20多家核心学术刊物的副主编,编委,国际期刊的多位专家评审人员,他曾获得国家,部级和北京市科研经费20多项,发表学术论文180余篇,其中SCI收录论文30余篇;应邀在国际会议上演讲20多次。作为第一个完成人,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医学科技奖一等奖,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